日本就醫網

順天堂醫院乳腺外科齊藤光江教授的成長之路

日本就醫網 2019-01-23 13:04:35發布

齊藤光江

順天堂大學附屬順天堂醫院乳腺中心主任教授

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的離去,而萌生出做醫生的想法

在童年時代,我就經歷了兩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的離去,當時我就有了這么一個想法,“去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于是在這個想法的引導下,我成為了一名醫生。

一個是小學四年級的班主任老師,一位非常出色的女老師,至今讓我難以忘記。那位老師在進入寒假幾天后,蛛網膜下出血忽然去世。數天前還很精神,還給我們發通知書,卻突然離世了。在聯絡不便的那個時代,一度讓我難以置信。

還有一個是我們好朋友的母親。記得那是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得知我好朋友的母親住進了醫院。探望時見到了她患病后的樣子,身體消瘦,手臂上還留有很多注射后的痕跡。后來聽說是得了子宮癌,溫柔開朗的阿姨忽然之間就變成這般痛苦的模樣,最后還是去世了,當時的我因此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逐漸走出2位長輩離世陰影的我,在中學時競選了衛生保健委員。從那時起,我的心里就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想要去幫助像老師、阿姨那樣,被疾病所困擾的人」

作為一名女性應該如何生活

但是家里和身邊都沒有從醫的人,所以那時就認為沒有可能讓我成為醫生。我喜歡國語和美術的我,理所當然會選擇文科。但是,發生改變我命運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身體就不太好的母親住院了。與此同時,家里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最后我的父母分居了。因為這件事情,我開始認真思考我的生活方式。

從小我就被灌輸“要像女孩子一樣的生活”,但漸漸地我開始懷疑這種生活方式。母親決定獨自帶著3個孩子生活,但那時候她還沒有工作。當時目睹這一切的我,不得不認真考慮,作為一名女性應該如何地生活。

在高三的秋天,我決定將大學的志愿從文學改成醫學。未來方向的突然改變,讓我周圍的人都非常驚訝。年少時直面了生死,讓我對健康非常感興趣,最后我決定了想學醫。當時想的是,如果是一名醫生的話,即使是女性,我也能有一份工作養我自己。于是,“叛逆”的我在2年后考進了千葉大學醫學部。

作為外科醫生的經驗積累

“既然進了醫學部,就應該拿手術刀”,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選擇了外科。在當時,外科的人氣非常高,醫學生們都渴望成為一名外科醫生。雖然我同樣選擇了人氣非常高的外科,但那時作為一名女性進入外科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于是我吃了閉門羹。

無論如何都想積累外科醫生經驗的我,好不容易進入了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分院的外科。我一直在尋找,“有沒有這樣的地方,即使是女性,作為一名外科醫生也能積累經驗”。終于,我找到了這個地方,遠藤教授并沒有拒絕我,反而笑著歡迎。不僅如此,他還對我說“我相信女性對于醫學的嚴謹”,在進入外科后也非常耐心的指導我。

在外科時,我結了婚并選擇了留學,并在留學期間生了孩子。分娩后因為乳腺炎我接受了手術,自那之后我開始對乳腺外科非常感興趣。特別是留學歸來后,專攻乳腺外科的想法越來越多強烈。

在有限的生涯里,我希望去挑戰高難度手術

在一個病例數更多的地方,去積累更多乳腺外科的經驗,這樣的想法日益增強。于是我把下一個目標選在了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現癌研有明醫院)。在當時,同等醫院中,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擁有著大多數的乳腺外科手術實績。很想去那工作的我,沖動地沖出了手術室,坐上出租車,前往了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雖然是很冒昧地拜訪,但當時的乳腺外科部長Kasumi醫生還是聽了我的想法。

于是我轉到了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工作,但在一開始買不到上下班的通勤定期票。當時還要照顧年幼的孩子,我甚至懷疑自己能不能堅持1個月。也聽到了醫療現場非常艱苦之類的傳言。

然而我并沒有去擔心這些,最終在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工作了7年半。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的感覺和技術變得更加敏銳,正是因為有了這段經歷。

意想不到的邀請,決定前往順天堂大學

在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積累了7年經驗的時候,原來所在的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本院發來了邀請。那時東大計劃成立一個新的乳腺外科專門團隊,希望我能回去。

雖然很煩惱,但是也考慮到家庭的情況,我還是決定回到大學。回到大學之后,就有機會看到所有的病歷。因為在綜合醫院的緣故,遇到了在癌癥專科醫院非常少見的患有神經疾病或者在妊娠中的乳腺癌患者,從中我學到了很多。

又經過2年,診療數相比之前已經增加了3倍的時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接到了從順天堂大學發來的邀請。

但是,對于每天的診療感到非常充實的我,沒有太大的意向。抱著即使被拒絕也沒關系的想法,在順天堂大學面試的時候我說了一些“狂妄”的話。比如想建立乳腺中心,除醫生和護士之外的其他人員也一起參與盡量,發展壯大的構想等等。雖然那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實現起來是需要非常大的人力和物力。

我以為我自大的言論會惹人嫌的時候,當時的院長竟然對此非常感興趣。與預期的結果相反,這讓我有點迷茫。是應該留在東京大學,還是應該前往順天堂大學。還在為做決定而煩惱不已的時候,原來在癌癥研究會附屬醫院時關照過我的Kasumi醫生給了我建議。

“想想你剩余的人生,你還能夠做的事情”,在仔細考慮了恩師的話之后,我相信了可能性,決定了前往順天堂大學。面試時說的成立乳腺中心的構想,進入順天堂大學的第二年就實現了。給了我強有力建議的Kasumi醫生也在乳腺中心成立的過程中給了我非常多的幫助。

于是成為了日本第一個由大學發起的乳腺中心。2018年的現在,中心的各成員已經成為一個整體共同為乳腺癌患者提供診療服務。

我想盡可能地幫助患者

2012年我就職成為了教授。即使成為了一名教授,但作為一名醫生我還是一如既往地非常愛管患者的“閑事”。對于患者,如果有我能做的事情,我經常會想辦法去徹底地幫助,而且不僅限于診療。

其中遇到了這樣的一件事情,有個單親媽媽的患者,她剩余的生命已經不長,打算在她去世后把孩子送去機構撫養。

“這么做真的好嗎?”

我這么問到,后來她告訴我她還有一個關系不太好的姐姐。我想了很多辦法修復了姐妹間的關系,最后孩子交給了患者的姐姐撫養。

對于我來說,所有的患者都是我的家人,并且我可以毫不猶豫的回答。如果我的家人遇到了麻煩,我能夠去做些什么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去做我能做到的一切事情。

“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以后也不會忘記初衷

年少的時候經歷了2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的離去以及體會到了母親的艱辛,這就是我的初衷。“有沒有能幫到最喜歡的老師以及阿姨的地方呢”

“能夠幫助到像母親這樣身患疾病且生活艱辛的人,應該是像我這樣的醫生吧”

兒時的抱負,即使成為了醫生之后,也一直在鞭笞著我,哪怕以后也不會改變。再過幾年,我就要退休了。退休之后,我想不再以醫生的身份,將我至今所學的東西盡可能的還給社會。

至于這么做的原因,還是我的初衷“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從今以后,我也會一直抱著這樣的想法堅持走下去。

上一篇

一位腦外科名醫的心路歷程

?東京女子醫科大學腦神經外科 主任教授我是東京女子醫科大學腦神經外科的主任教授,我們科室每天早上7點半進行全體醫務人員必須參加的醫務......
下一篇

藤田醫科大學須田隆教授談肺癌的胸腔鏡微創手術

?藤田醫科大學須田隆教授談肺癌的胸腔鏡微創手術須田隆教授藤田醫科大學病院 呼吸器外科主任 教授肺癌微創手術的兩個方向肺癌的微創手術通......
月宫电子 内蒙古快三 山东泰安樱桃赚钱 吉林十一选五 大话西游手游时间服工作室赚钱吗 台湾麻将 安卓 单机 2017119期蓝球杀号 北京11选5 mea赚钱 老时时彩 皮草批售赚钱吗 五福彩票官网 北单比分网直播 做中高端服装赚钱么 魔兽世界数据库 澳洲幸运5 浙江快乐彩票十二选五